失去信念的人生输局

——武汉市新洲区政协原副主席张火金案剖析

“一入赌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这句话可以说是对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政协原副主席张火金最真实、最生动的写照。因为沉迷赌博,一名前途光明的领导干部沦为债台高筑的赌徒;因为无力偿还赌债,一名本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职人员走上挪用公款和收受贿赂的犯罪道路;因为深陷赌海无法自拔,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最终四分五裂。因为赌,张火金输掉了大量的金钱,更葬送了他的事业、家庭、名誉和整个人生。

 经查,张火金在担任新洲区民政局局长、区政协副主席期间,沉迷赌博,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先后17次私自赴澳门赌博。他在担任新洲区民政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新洲区民政局办公楼维修改造、区救助站建设、福利院建设等工程项目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贿赂70万元;先后多次挪用区民政局及其下属单位公款207.3万元,用于偿还个人赌债和借给他人进行经营活动。

2013年8月22日,张火金被组织立案调查,11月6日,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4年7月21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张火金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万元。

一本看似普通的工作笔记本,前面简单地记了一些工作情况,后面却是一页又一页的“麻将秘笈”。笔记本的主人就是武汉市新洲区政协原副主席张火金。

古人云:“天下之倾家者,莫过于赌;天下之败德者,莫过于赌。”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热衷于赌博。张火金也不幸成为其中一员。1963年出生的张火金,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涉足赌博,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最初只是觉得“小赌怡情”,无伤大雅,和同事、朋友一起玩个麻将,只是打发闲暇时间而已,赌资也是极小的。殊不知,就是这样的错误念头将其引入一条不归路,从牌桌上小打小闹到赌场里一掷千金,从同事、朋友间的娱乐到与社会人员的豪赌,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坏了心术、丧了品行、荡了家财、上了赌瘾,最后嗜赌成性,欲休难止,再也没有回头的一天。

2006年,对于张火金而言,应该算是悲喜交加的一年。这一年,区里换届,张火金从一名基层领导干部调入新洲区民政局任局长,事业再上台阶。但也是在这一年,张火金开始到麻将室和一些不认识的社会人员“打牌”,输赢渐渐大了起来。

时间一久,张火金的工资便没有办法支撑下去。这时,长期在麻将室里伺机而动的“放码者”们开始粉墨登场了。这些所谓的“放码者”实际上就是放高利贷的人员,他们瞅准目标,将钱借给那些输红了眼的赌徒,获取高额利息。而张火金正是因为借钱偿还赌债认识了薛某。此人没有正当职业,专门从事“放码”的勾当,从2006年开始,张火金赌博基本是从薛某手上借钱还债。就这样,赌博——借钱——再赌——再借的戏在张火金身上一演就是5年。

2011年,张火金任新洲区政协副主席。面对组织对他的关怀和认可,他不是感激和自励,而是不以为然。他意志消沉,无所事事,再加上损友薛某的怂恿,渐渐地,张火金彻底迷失了自我,真正陷入了赌博的泥潭。在2012年春节前到澳门赌博。2012到2013年两年间,张火金抱着“大赢一把”的幻想和侥幸心理,先后17次到澳门赌场豪赌,然而,结局是血本无归、身陷困境。

事实表明,因赌博催生的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犯罪数不胜数,张火金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沉迷赌博的这些年,张火金不止一次地掂量过赌博意味着什么,也不止一次地紧张过、害怕过,然而,赌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久而久之,张火金蜕变了,党纪国法被他抛诸脑后,为了还债和继续赌博,张火金铤而走险,开始大肆挪用公款、收受贿赂。据查,张火金在担任新洲区民政局局长期间,先后多次挪用区民政局及其下属单位的公款共计207.3万元用于偿还赌债及借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同时,长期放贷给张火金赌博的薛某也捏准了他欠下巨额赌债急需用钱的“软肋”,送给他70万元人民币,换来了张火金违反原则的“鼎力帮助”,于2008年到2010年期间,让薛某的丈夫罗某先后承接了新洲区民政局救助站建设、新老办公楼维修等多个工程,从中获取利益。

堂堂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在工作上混沌度日,经济上穷困潦倒,妻离子散,亲戚朋友唯恐避之不及,甚至长期遭人逼债,夜不能寐,精神崩溃,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结局不言而喻,自是满盘皆输,不仅输掉了钱财,输掉了前途,输掉了自尊,还输掉了亲情,输掉了家庭,输掉了人生,输掉了自由。

正如张火金在悔过书中所写,“赌博是万恶之源,赌博使我走上违纪违法的犯罪歧途,对组织、工作、社会、家庭和个人造成严重的危害,后悔给亲人们带来难以承受的精神痛苦和巨大的社会压力,心痛几十年的政治清白如今有了洗刷不掉的终身污点”。这样的忏悔令人在扼腕叹息时,也让所有的党员干部不得不深思: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坠入深渊?

被立案调查时刚满50岁的张火金,是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1981年从黄冈地区农业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阳逻公社余集经管处任团总支书记。

这之后的20余年,他在组织的培养下,勤奋努力工作,积极要求上进,先后在阳逻镇、大埠镇任一把手,成绩斐然,领导肯定,群众认可,可以说是事业有成、前途光明。

然而,本该继续书写辉煌人生的张火金,却逐渐反向踏上了另一条人生歧途。原因何在?

对“赌”的认识模糊、心里失衡、交友不慎等等,看似有一定的道理,但究其根本,还是信念的丧失。在他从基层调到区里,“进城”愿望没有得到完全满足的时候,整个人彻底发生变化,心态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即便后来提拔为区政协副主席,仍然认为有职无权、“大势已去”,不能正确看待组织对他的认可。这样一种势利心态,谈何理想信念?怀揣这样一种功利思想,即便是得到了他所认为的重用,是否就可以使他避免人生悲剧?答案显而易见,“根子”不正,“出问题”是迟早的。党员干部的信念是什么?对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信仰的必胜信心,并切实做到坚持坚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任何时候都有坚不可摧的人生定力,始终相信组织,始终坚守心中的那一份誓言。如此,才能做到坚守纪律底线,才能不输人生。

失去自由,才知道人最宝贵的东西是自由。由一名党员干部变成一个囚犯,我愧对组织的培养,愧对人民群众的养育之恩,也愧对父母、妻儿。我后悔,我痛心疾首,我决定悔过改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回报组织。

我输掉了整盘人生

——张火金的忏悔

由于我一路顺利成长,一时受挫,就经不住考验

认为工作搞得好是自己的能力,思想上一心为职务的升迁而工作,没想过入党当干部搞好工作,是对党对人民群众应尽的职责,反而当成是自己的资本,昏昏然,飘飘然

在组织的培养下,我由一名普通的干部逐步走上领导岗位,随着职务的升迁,特别是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后,接受监督的意识淡化了,对自己的要求也放松了,逐步由违纪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我不断反思蜕化变质的轨迹,剖析心灵深处的根源,深刻认识到自己蜕化变质的主要原因是:思想退化,信仰迷失,沉湎享乐,误入歧途。

2006年区级换届时,我自认为工作很出色,又在乡镇任主职长达十年,资历深,要求进步想进班子的欲望强烈,但我的愿望没有实现。由于我一路顺利成长,一时受挫,就经不住考验,不仅对组织上使用干部不理解,还产生埋怨情绪,思想悲观消极,认为在区里工作,处级干部就到了顶,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失去信仰,不求上进,从而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加上一些所谓朋友的怂恿,就一脚踏进了赌博圈和腐败陷阱。我从只跟同事朋友带彩打麻将娱乐,发展到进入赌博公司组织的小打小赌,当时还认为打牌赌博风气盛行,自己小打小赌只是小事一桩。赌的时间长了,就慢慢地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了,以致发展到澳门豪赌,结果债台高筑,血本无归。这期间,知道社会上出现对自己不好的议论后,我也感到恐惧、惊慌,休息了一段时间,等到风声过去后又开始赌博。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恐惧中度过。既怕组织的查处,又怕赌博公司逼债闹事。我焦虑,日夜睡不着觉,得过抑郁症,患上了冠心病,思想上更加消极悲观。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刚工作时,积极要求上进,努力工作,经常与领导、同事和基层干部接触,汇报思想,交流工作,增进感情。自从迷上赌博之后,就渐渐远离组织和领导,甚至害怕碰到领导问工作或批评我,疏远了同事、朋友,而是和社会上好赌的一些小老板,做工程的人接触,与他们混在一起赌博,还总是羡慕他们有钱,有车,自由自在,赌博也没人管。我不仅担心害怕,而且也没钱赌,于是干起了捞钱的勾当。他们赌博是在赌钱,而我赌博是在赌命啊!

现在冷静地反思,我觉得,思想退化,信仰缺失,是因为自己学习党章、党纪、廉政准则不够,学习法律知识不够。正因为学习不够,思想上存在很多糊涂认识,才导致信仰迷茫,政治上不成熟,不能接受组织的考验,不能正确对待组织决定。认为工作搞得好是自己的能力,思想上一心为职务的升迁而工作,没想过入党当干部搞好工作,是对党对人民群众应尽的职责,反而当成是自己的资本,昏昏然,飘飘然。到政协后,得到组织的提拔,我还不满足,认为有职无权,徒有虚名,退了二线,不甘心寂寞,想通过旁门左道赌博赢钱。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认识不清,对社会上的消极现象不反对不抵制,甚至认同,以致被一些腐朽没落的思想所侵蚀,从而导致思想蜕化变质,走上了违纪违法的犯罪歧途。

我认真反思近几年违纪违法的行为,深刻认识到违纪违法行为对组织、工作、社会、家庭和个人造成了严重危害。我入党三十年,身为党员干部,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从参与打牌、赌博,滑向挪用公款、收受贿赂,有损党的干部形象,有损党组织的威信,带坏了本单位的风气,在社会上造成负面影响。因我违纪违法,参加工作三十三年的岗位失去了,入党三十多年被开除了,每月六千元的工作还有住房公积金以及医疗费报销全都没有了,退休费也没有了,尤其是自由也没有了。

失去自由,才知道人最宝贵的东西是自由。由一名党员干部变成一个囚犯,我愧对组织的培养,愧对人民群众的养育之恩,也愧对父母、妻儿。我后悔,我痛心疾首,我决定悔过改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回报组织。

(本期由武汉市纪委供稿)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