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纵横 >> 正文

中国之治与世界未来

发布时间:2018-02-01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

 中国之治与世界未来

[巴西]奥利弗·施廷克尔 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已胜利闭幕。中国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大家都已感觉到,不仅仅是对中国,对世界来说也一样,那就是:一个新时代到来了。这一点毫不夸张。

当前,美、英、意等西方国家问题频出,“西方之乱”成为世界和平发展的不稳定因素。在这种不确定的国际环境下,“中国之治”不仅让这个东方文明古国焕发了更大的生机,也增加了全球的稳定性,给人类制度和文明的演进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艾利森将过去的1000年称作“欧洲为世界政治中心的千年”。这种论断严重低估了非西方思想家和文化所作的贡献,也忽视了西方在经济和政治发展中对外来——比如来自中国的知识、科技、思想和规范的依赖。他们还对另外一个事实全然漠视:其实上一个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是由非西方势力控制着世界经济。人类历史上很多重要事件都发生在欧洲之外,国际准则和规范的演变受很多西方之外事件的深远影响,但这些事件往往难以融入西方中心论的历史叙述中。

历史走到了今天,“后西方时代”作为一个新表述,正逐渐为国际关系研究者所接受。而摆脱西方中心论的视角,则使我们能够欣赏全球秩序以及从人道主义干预到金砖国家和新兴国家供给全球公共产品等核心事件的多样化解读。而西方中心主义不能客观地评估中国等新兴势力对全球公共产品的贡献,却经常引导分析家关注中国崩溃的虚假期望。从西方的角度,很难理解中国共产党为何能够掌握政权如此之好,因为他们认为中共的做法与广泛认可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西方化和民主化的期望相悖——尽管历史上能够佐证这种断言的证据很有限。

这些观点,在我的新书《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中有更加详细的阐述。该书英文版2016年出版后,在西方世界引发了很大反响。巴西前对外关系部长,也是巴西前国防部长塞尔索·阿莫林认为:这本书代表了国际政治领域中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声音,书中探索了全球秩序的最大挑战,批判迎合国际权力机构的西方中心论的狭隘视野,对于想了解一个多极世界秩序的面貌及其如何能有效实现的人而言,这本书是必读书目。

实际上,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取得的成就早已经举世瞩目。近期,连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演讲时表示要重建欧盟,要在2024年时建成一个可与美国、中国相匹敌的强大欧洲。而中国人最熟悉的本国发展目标却是本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两相对比之下,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不是我们不明白,是这个世界变化快。其实,变化最快、最大的恰恰就是中国。连一向传统的欧洲领导人也在公开赞赏中国共产党的运作效率和成就之时,“中国之治”作为一个成功样板已经在全球完美树立。

我个人也对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高度评价。这台完美运作的政治机器,到今天更加彰显出了她的大气磅礴和组织优势。在“逆全球化”暗流涌动的当下,正是中国之治给世界提供了巨大的稳定性。十九大报告中重申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这一信号极其重要,这预示着中国不止关注自己的发展与建设,还将在全球治理方面扮演角色。很多发展中国家,比如巴西,需要一个稳定、开放的国际秩序。所以这绝对是一个积极信号。我也倾向于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可以更大胆一些,更加能展现出一个国际领导者的姿态。现在的世界,都在期待着中国的这种责任与担当。

2017年9月份,厦门金砖国际会议召开期间,新华社对我做了专访。我认为中国提出的“金砖+”合作模式很令人向往,它让金砖国家机制更具包容性,可以让更多国家同金砖国家建立制度化联系。这体现了一个大国的胸怀。

今日,更觉得中国领导人确实是高瞻远瞩,对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演变早已有了判断和自己的擘画。从2017年5月成功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到2017年9月份的金砖国家会议,再到十九大的中国进入“新时代”的论述,无不显示出中华民族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在国际上赢得了更加广泛的赞誉。

国际关系研究中的很多学者多年前就在预测中国的衰退和崩溃。从2001年章家敦出版他那本《中国即将崩溃》开始(书中预测中国的衰退只有5年时间,或许是10年),到2015年沈大伟认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已经进入尾声”,他们对中国的主观臆断显然仍脱离不了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响。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让他们的判断失去了公允。从过往的经历看,中国共产党每次都能够成功化解自身和社会的危机。

彭博新闻社近期刊发的文章称,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并且双方差距还将继续拉大。如果这种悬殊继续下去,用不了2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一倍。其实,抛开有目共睹的经济成就,中国共产党在国家建设方面越来越重视软实力的提升。未来数十年,中国的经济统治不仅使其能够与美国在军事上抗衡,而且能使其有能力扮演议程设定者和全球管理者的角色。这将会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上海经合组织、亚太自由贸易区等相应的组织来实现。这些组织将能够助力中国将其不断发展的影响力制度化。到之后的某个节点,或许就是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本世纪中叶”,中国人均GDP能够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它就有可能与美国竞争,吸引全球顶尖的研究人才,而且文化吸引力也会得到认同(正如19世纪中期之前的中国一样)。

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这听起来有些违反直觉,因为他们确信西方化是唯一可能的历史进程。而且,有证据显示,西方输出的软实力远比任何非西方势力都要多。这些将会延长西方的全球统治。

然而,我认为软实力的强势对于硬实力基础的依赖程度要比公认的更高。因此,经济多极化将有助于中国等非西方势力在软实力方面迎头赶上。随着经济上的崛起,中国将有潜力赢得盟友,制造全球流行的政策,比如为“新丝绸之路”融资,架设南美两洋铁路,或是大规模投资绿色能源。换言之,西方在软实力方面的领导地位是切实的,但是软实力受经济实力影响的程度比我们想象的要高,而且大部分软实力没有硬实力的支撑是无法维系的。这也是我在《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一书中重点论述的。

有必要特别说明的、极其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习近平的个人威望与魅力。在中国共产党这个强大组织内,作为党的领袖和国家的掌舵者,这5年来,习近平在党内赢得了极大的拥护。在反腐问题上,他铁面无私,让最大胆的预测者都惊叹不已;在经济改革问题上,他大刀阔斧,赢得了“新总设计师”赞誉;在军队问题上,他开始了中共执政以来最大胆的改革。他用几年时间几乎重塑了中国。

当今世界危机重重,西方国家没能给出答案,甚至“逆全球化”仍有加深的趋势。风景独好的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取得了新的成就,走向了新的辉煌。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则又成为一个新时代的新起点。这个新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习近平的烙印会被留下;这个新时代的世界,中国方案和中国精神会被很多国家接受和传承。

(摘自2018年1月15日《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