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要闻 >> 正文

【我在监督执纪一线】烟盒上的举报信

发布时间:2019-03-15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

深秋的一天,老陈如往常一样一大早来到了十堰市纪委接访室,打扫好卫生,敞开大门,迎接来访群众。

还未到接访时间,一位身穿深蓝色厚粗布上衣、灰色裤子的中老年男子在接访室门口徘徊,眼睛不时往接访室里张望。

“你好,老乡,请进!”老陈热情的招呼老乡进来,并倒好一杯水放在老乡手边,接着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事找纪委,我要举报村干部!我的移民补贴被村干部黑了。”老乡急冲冲的说。

“老乡,不着急。你身上带有举报信吗?”老陈进一步了解。

“这是我写的,村干部'黑'了我的钱。”老乡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个折得平整烟盒。

老陈接过烟盒,烟盒白纸的那面上歪歪扭扭的写了5行字,老乡写的字大小不一,笔画也很不整齐,文中夹杂着很多错别字,字里行间没有标点,文末写着老乡的姓名。老陈仔细辨认,认真阅读,了解到老乡是丹江口市六里坪镇马家岗村村民郑某,他反映村干部侵占了他的搬迁费,并将他的户口注销了。

“老郑,你反映的情况我们基本了解了,我们已经做好记录,会尽快安排丹江口市纪委尽快了解情况,你也要有耐心,调查需要一段时间……”

虽然送走了老郑,转办了信访件,但烟盒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时常浮现在老陈的眼前,这件事犹如一块石头始终悬在老陈心上。

信件转到了丹江口市纪委还不到一周,老陈便按捺不住了,电话打到丹江口市纪委:“六里坪杨家湾村老郑实名举报信现在开始调查了吧?调查组一定要认真调查,并做好反映人反馈工作。”

老陈心里惦记着这个老乡,脑海里时常浮现着老乡焦急的脸庞,还没过半个月,老陈又拨通了丹江口市纪委电话:“老郑实名举报内容调查进度如何?查结了没有?”

一个月后,老郑反映的问题有了调查结论。经调查,老郑本是丹江口市六里坪镇杨家湾村村民,2001年2月因结婚便把户口迁到了马家岗村,同年11月离婚,离婚时未分得任何土地、房产。依据国家库区移民相关规定,没有移民补偿款。2010年1月,根据南水北调移民外迁的整体部署,马家岗村全体村民户口统一外迁至湖北省荆州市,老郑不愿意外迁,遂在当年11月份根据其意愿又将户口迁回了马家岗村。调查组的同志前后三次将调查结论向老郑进行了反馈并解释了政策,但老郑因为不理解相关政策,一直想不通没有搬迁费这件事,始终认为官官相护。

烟盒上的举报内容查否了,但是老郑一无房产,二无土地,一个农民靠什么生活呢?临近过年了,老郑能过好年吗?如何让老郑解开心结、愉快的生活、不再上访?老陈始终放心不下这位老乡,再次拨通了丹江口市纪委的电话:“老郑没有土地,生活困难,能不能享受民政救助呢?”

“我们在调查完信访件后,了解到老郑同志家庭困难,孤苦伶仃,正在帮助他争取民政救助。按规定这个事儿需要召开党员群众代表大会。”丹江口市纪委的同志正在热心地帮助老郑解决生活困难。

半个多月后,老陈接到了丹江口市纪委的电话,告知老郑按程序被纳入扶贫户,享受到了低保,还分配了扶贫安置房。老陈在微信上收到丹江口市纪委发来的老郑站在新房前的照片,照片上的老郑特意带了帽子,脸上挂着笑容,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挺胸,很是精神。(十堰市纪委监委  雷震  陈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