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客户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头条 >> 正文

【习家训、谈家风、写家书】清风满家系列文章(二)

发布时间:2017-04-03 |  来源:湖北机关党建网,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编者按:家庭是廉政建设的重要阵地,立家规、传家训、树立良好家风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推进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日前,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在省直各单位组织开展“习家训、谈家风、写家书”征文活动,评选出优秀家书50篇。值此清明之际,本网将其中追忆亲人的部分家书进行汇编选登,旨在“祭先祖、忆恩情”的节日氛围中,共同感受崇德向善、崇俭尚廉的良好家风。

母亲的纺车  父亲的拧车

年少时,家境贫寒。冬夜里,一盏小煤油灯下,母亲摇着纺车纺纱,父亲转着拧车扭绳,我伏在长凳上读书写字。微弱的灯光下,母亲手中的棉条慢慢变短,纱锭上的线紽渐渐变大;父亲身边的麻絮逐渐变少,拧车上的麻绳越缠越多。生活就像母亲手中的棉纱、父亲手中的麻绳一样悠长。漫长的冬夜,油灯滋滋,纺车嗡嗡,拧车吱吱,书声琅琅。此情此景温馨而幸福。

渐长大,离家求学。母亲的棉纱变成我身上的衣裳,父亲的麻绳捆缚我的行装。一线一绳,牵引着少年的我,犹如放飞的风筝,怎么飞都离不开那根线。每到夜晚,在明亮的白炽灯下读书,我仿佛又听到,滋滋的油灯声、嗡嗡的纺车声、吱吱的拧车声。此生再也没有忘记那情景。

毕业后,投笔从戎。父母叮咛我老实做事,扎实做人,练好武艺,保家卫国。操场上我刻苦训练,器械上我苦练体能,轰鸣的战车上我紧握钢枪。军旅二十载,与父母聚少离多,每到夜深人静时,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母亲的纺车、父亲的拧车。那时候就仿佛又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至如今,离家36年。父亲早就离开了我,他的拧车也不知了去向,在一片美丽的桃花林里,一坵黄土成了父亲永久的家,他在那里看花开花谢,看春夏秋冬,守候着春华秋实,庇护我们平安康健。母亲已是耄耋之年,满头的华发记录她的年龄,脸上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她的那架老纺车也早已进了历史的博物馆。五年前,打扫院子时摔坏了髋关节,虽然行动不便,但要强的母亲每天仍架着双拐,佝偻着身体忙前忙后,做饭、洗衣,自理她那简单而又朴素的生活。昔日的读书郎,如今也已年过半百,坐在电脑前,忆着往事,思念着家乡和亲人。

我思念,母亲的纺车、父亲的拧车;我思念,在贫困中相濡以沫的亲情。子欲养而亲不在,父亲早逝是我心底永远的痛。我在省城,年迈的母亲在家乡,一年也难得几次聚,经常是电话里问候,节日里匆匆的来去,短暂的相聚也常让母亲喜泪满面,叮咛我不要记挂,安心工作。我常自责,为人子而不能尽其孝。而母亲常讲,你们把工作干好,平平安安,不犯法,不违纪,争先进,当标兵就是尽大孝,就是对父母的最大回报。母亲不识字,但懂无字理;母亲没读书,但明世间事。家事再大是小事,国事再小是大事。子女在公,当以公事重。无国何有家,国强家则兴。儿愧有娘未侍奉,端茶送水靠谁人!娘患儿女受拖累,常嘱安心报家国!

母亲的纺车没了,父亲的拧车没了。但亲情仍在,思念仍在,温馨的家仍在。不管我走多远,父母手中的线仍然牵引着我。纺车的嗡嗡声,拧车的吱吱声,仍然时常在我耳边响起,如同父母的叮咛,让我终生不忘!

注:拧车—在枣阳北部农村一种扭麻绳的工具。

(作者:省政府研究室  韩明山)


感谢您教会女儿“老实”二字

——给已经过世的母亲的一封信

妈妈:

您在那边还好吗?女儿提笔给您写信,满含愧疚之情。您的一生,教会我的就是“老实”二字,可您在世的时候,女儿对您多有误解,甚至,女儿曾经在工作受挫时对您反唇相讥,您失望的表情曾让女儿产生“泄愤”之后的轻松。如今,当女儿自己越来越深刻领悟到“老实”二字的真正含义时,当女儿再想和您一起探讨人生并感谢您留下这个“传家宝”时,您却远远地离开了女儿。给您写这封信,女儿是寄望于您死后有灵,阴阳相隔却仍能沟通,妈妈,如果您收到女儿的这封信,您一定要托梦给女儿。

从女儿开始记事的时候起,您说的最多的话大概是“小时偷针,长大偷金”、“一是一,二是二”、“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记得女儿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到外婆家玩,发现一个柜子的抽屉里有一些零钱,于是就随手从里面“有节制”地偷了五分钱。这事,您和外婆都没有发现,可偷钱之后,女儿内心里却开始倒海翻江,心想,妈妈经常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我今天偷了这五分钱,长大之后不就变成盗窃犯了吗?在这种心里的纠葛中,女儿又将已经偷出来的五分钟放回原处。不巧,正好被您发现了。您以为女儿正在偷钱,当时还打了女儿的手,您说:“这还了得!小时偷针、长大偷金!”

女儿十岁左右的时候,每到暑假,您都安排女儿上街买菜。买菜是浮动的,买菜可以讨价还价,而且不需要开发票,这是最好的“贪污”机会。尽管您每天都过问花钱的数目,但女儿每天仍能隐瞒几分钱。一个星期下来,女儿居然贪污了五毛钱。拿着这五毛钱,女儿心里又开始倒海翻江,“一是一,二是二”、“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话语又在我耳边回响,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女儿又把“贪污”的五毛钱拿了出来。那天,您给女儿五毛钱去买菜,女儿说:“我这里还有五毛钱,您今天不用给钱了。”您当时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但在当天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您当着两个弟弟的面不吝词汇地表扬了女儿,您对两个弟弟说:“你们的姐姐是个好孩子,把什么事情交给她都让人放心。你们也要像姐姐那样,多少钱放在手上也不动心。”妈妈,您在表扬女儿的时候,女儿满脸羞愧您可能没有在意到,因为女儿正在反省自己事实上曾经有过的贪污行为。

女儿再大一点的时候,就常听您讲单位的各种事情。有一天,您晚上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休息。第二天,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女儿问您昨天加班的事情,您说,是因为有一分钱对不上账。我们姐弟三人听了,都睁大了眼睛。诺大的一个食品企业,一分钱对不上账算什么?您说,千万不可这样想!作为一个会计,如果你把一分钱对不上账不当错误,也会把一块钱、 一百块钱、一千块钱甚至一万块钱对不上账也不当错误,久而久之,你就会产生贪污的想法。 

妈妈,您跟爸爸结婚前是在县食品公司工作,结婚之后才调到镇食品公司工作。有好多次,为着我们姐弟三人能够上县城读书,您都起过求人的念头,但是,最后还是被否定了。您说:您了解到调动的几人都是花公款打点出来的,您不想因此坏了自己老实做人的信条,不想让自己患上心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开始整党。您身边有几个贪污过公款的人惶惶不可终日。您和爸爸在餐桌上骄傲地对我们说:“你们看爸爸妈妈,确实没有发财,但是我们该吃饭时就吃饭、该睡觉时就睡觉,平时不怕别人污告,开会不怕领导点名,半夜敲门心不惊,警车鸣笛不过问,你们不觉得值得吗?”您说,这就是老实的好处,也叫憨人有憨福。

女儿上班后,您最关注的是就是女儿钱的来路问题。有一次女儿给您买了一个当时市面上还很少的电热水壶,您很喜欢,但当即就问我价钱,并问钱是不是女儿自己积攒的。女儿当时对您说:“您放心吧,女儿想贪污也还没有这个条件哩!”您听后就跟女儿较了真,您严肃地批评女儿:“如果你不贪污仅仅是没有条件,那么一旦有条件,你肯定就是贪污犯。”直到女儿多方劝慰并称是开个玩笑时,您才放心下来。

有一段时间,看到身边有人“会来事”而“先富起来”和“先进步起来”,女儿心情有些受到影响。有一次回老家看望您时,女儿对您说:“有人说‘老实就是无用的别名’,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之后又抱怨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怜的,都几十岁了,连一句假话都不会说。”您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儿,许久,您问我:“你是愿意提心吊胆地发大财,还是愿意心安理得做常人?”女儿反问:“您认为我还改得了吗?”听到这里,您才笑起来:“这才是我‘没有出息’的女儿!”

这几年,我曾经的同事中,不少“会来事”的人“进去”了,有些人虽然没有“进去”,但是那种胆颤心惊的心理不时从表面的镇静中泄露出来,作为同事,我看着他们都觉得难受。这个时候,您常说的“老实的好处”又开始让我感慨万千。原以为“会来事”的人会一直“潇洒”下去,却原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原以为,“老实人”就会一直“吃亏”下去,却原来,吃亏原本就是福。每每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女儿就特别想跟您一起谈一谈“老实”的幸福,可在另一个世界的您,我只能在梦中见到。

妈妈,在您走了以后,前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就是您的外孙——这是您生前天天盼望而没有实现的目标。遗憾的是,我的儿子再也没法得到您“老实”的教导,但值得庆幸的是,您的女儿已经接受您的真传,并将把“老实”二字传给我的儿子。如果您想问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女儿对“老实”二字有什么新的认识?女儿的回答是:老实的享受已在老实的过程之中,任何事后的回报都是意外之喜。 

妈妈,女儿说的这些话您听到了吗?女儿等着您托梦。

思念您的女儿:邵芳

(作者:省委老干部局  邵 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