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故事】爷爷的人生哲学

发布时间:2017-04-02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阅读次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到一年清明节,我看着爷爷的照片,往事历历在目。

爷爷一生淡泊如水,一辈子劳碌,做事总有一套自己的想法,还经常说些我小时候无法领会的客家谚语。直到后来,才明白这些都是让我一生受用的宝贵财富。

爷爷是一家之主,六岁丧父,十岁丧母,之后就随木工师傅到我奶奶村里打长工,后入赘奶奶家。他膝下有四男四女,一家十几口人,生活着实不易。大公社时代,村里广种番薯,爷爷凭借吃苦耐劳的韧劲被选上生产队队长。奶奶盼望着爷爷有了职务,能给家里的生活带来一点改善,但爷爷却总是空手回来,他说:“贪他一尺布,去撇(丢了)一腰裤”(即贪小失大的意思)。

爷爷总是起早贪黑,清早起来斗笠一戴,镰刀一拿,进山开荒就是一天。那时候村里没有通路,走的都是羊肠小道,五更早起对爷爷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天刚蒙蒙亮,爷爷就把一百多斤的松脂油挑到了30公里外的乡镇收油点,上午卖完后,又进山收割,这样一干就是十几年。我常常看到他肩膀上、脚上的茧比松树皮还糙,还厚!他常对父辈们说“一滴汗珠万粒粮,万粒汗珠谷满仓”。

爷爷最看不惯路边的杂草和拦路的树枝,凡看到路边丛生的杂草和树枝,总要动上几刀子。小时候我总不理解,觉得爷爷有点管得宽,不忙正事,而爷爷却说:“杂草滋生虫蛇,树枝绊倒路人”。

爷爷会表演手影戏,那时候村里没有电视,看爷爷的手影戏是晚上最好的休闲方式。爷爷经常表演的是锄禾的老农,用一根棍子折后当锄头,手指微屈,在蜡烛的投影下像极了劳作的老农,口里还念念有词:“勤俭耕作,有食有着(穿)。”

爷爷对我们孙子辈很严苛,一不准坑蒙拐骗,二要勤奋学习。小时候我们经常把书本撕下来,折成纸飞机、纸船、四角板,爷爷看见了就要骂我们一顿,说我们“满面苍蝇屎--毛(无)大志哦”,扭头又跟父辈们说“子弟唔(不)读书,好比没眼珠”。家里吃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吃饭要细嚼慢咽,不能高声喧哗。长辈要坐上席,小辈要给长辈打饭。爷爷喜欢喝酒,一开饭总是先满上一杯,不论奶奶做什么,他就吃什么,从不挑食,遇到我们嬉戏打闹,他总要放下酒杯,说“吃饭吃出声,天上响雷公”。

爷爷和奶奶过了一辈子,吵了一辈子,他常笑着对别人说:“哪样公配哪样婆,哪样秤配哪样砣”。奶奶管爷爷叫“老短命”,爷爷管奶奶叫“老太婆”。爷爷走了,送葬那天,奶奶独自一人坐着门前的屋檐下,泪眼婆娑地送走了一辈子的伴侣。但我却觉得,爷爷没有离开我们,直到今天,我还常常听到爷爷在我耳边念叨着“勤俭耕作,有食有着(穿)。”(江陵县纪委 邱德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