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自律方能真自由——读《逍遥游》有感

发布时间:2018-10-26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

庄子何许人也?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他生平只做过宋国地方上的漆园吏,一生清贫却自得其乐,对物质条件要求很低,却能在精神世界自在遨游,正像易中天先生所说,庄子的一生活得精彩、充实、潇洒。“逍遥”按照庄子的原意就是无所依凭的意思,是一种不建立在任何物质欲望上绝对的精神自由。在《逍遥游》中,庄子认为,巨大的鲲鹏也好,微小的麻雀也罢,他们都有所依凭,都不算达到了真正的逍遥。庄子追求绝对的清心寡欲的思想对今天的人们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但却告诫我们:控制欲望,方能自由,自律方能真自由。

崇尚自由,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的不懈追求。但是,到底什么才是自由,未必人人都能洞察。对此,明太祖朱元璋与大臣万钢的一段对话,或许能提供一些启示。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一位贫民出身的皇帝,同时也是一个重典治腐的皇帝。明史记载,一日早朝,朱元璋和大臣议事完毕,忽然向左右君臣提出了一个问题:“天下何人最快活?”有的说官居万人上最快活,有的说富甲一方最快活,有的说金榜题名时最快活,还有的说他乡遇故知最快活。朱元璋听罢都不满意。沉默了片刻,有一个叫万钢的大臣答道:“天下守法度者最快活”!此言一出,朱元璋听后龙颜大悦,连连称赞:“见解独到”。我想万钢和朱元璋对快活的理解一定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是建立在严格自律基础上的一种生活状态。他们道出了自由的基本法则是守法度,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就是要遵守党纪国法。细细品来,确实如此,守法能使人诚实懂规矩,无后顾之忧,活得自由潇洒。

《元史·许衡传》里有这样一段记载:许衡做官之前,一年夏天外出,天热感觉口渴难耐,刚好道旁有棵梨树,众人争相摘梨解渴,惟独许衡不为之所动。有人问他为何不摘?他回答说:“不是自己的梨,岂能乱摘!”那人劝解道:“乱世之时,这梨是没有主人的。”许衡正色道:“梨无主人,难道我心中也无主吗?”终不摘梨。面对饥渴之诱惑,许衡因心中有“主”而无动于衷。许衡心目中的“主”无疑就是自律,有了这种“主”,便会洁身自好,才能牢牢把握住自己。大家都知道孔子的名言,“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对自由和自律最早且最好的解释。

作为公职人员,我们更要靠自律来掌控自己。一朝权在手,便来把令行。权力与自由常常勾连在一起,能让人形成一种“有了权力就更自由”的错觉。比如,一些人掌握一定权力以后,似乎觉得很自由。因为,可以把梦想变成现实,可以进出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场所,甚至可以干以前所不能干的事情。表面上看,确实很自由。但是,可曾想过:把梦想变成现实的时候,经过了严格、规范的决策程序吗?进出各种场所的时候,严守纪律规矩了吗?干一些以前想干而又不能干的事情的时候,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要了不能要的?如果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问号,那么很遗憾:虽然暂时是“自由”了,但最终会为此付出代价。因为,这是没有自律的、逾越底线的自由。这种自由,只会给人带来表面的风光,而可能让人失去真正的自由。

从事纪检监察工作以来,看到不少因放纵自我而违纪违法的案例。有的没管住嘴,为了口腹之欲违规接受服务对象的宴请;有的没管住手,为了贪图享乐将扶贫资金侵占挪用;有的没管住腿,为了一时方便公车私用……前段时间,中国纪检监察报以《“马拉松健将”跑错了人生方向》为题,对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雷三忠严重违纪违法案进行了剖析。雷三忠幼时家贫,发奋读书,成为了90年代中期的高学历人才,37岁就已经被任命为北海市国土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是当地“土地法规的权威”,因酷爱马拉松,他先后前往“厦门、北京、重庆等地参加过19次全程马拉松比赛”,被称“体力耐力极好”。然而,2017年7月,雷三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耐力极好的他却“跑偏”了人生方向,沦为了金钱和权力的“奴隶”,步步塌陷输掉人生,从昔日的“好同志”变成了如今的“阶下囚”,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就是因为过度追求权力的自由,却未能守好遵规守纪的真正自由。

无数事实向人们证明:自律与自由并非彼此孤立,更非相互矛盾。俗话说,“没有盆的花朵长不直”。没有自律,自由就如同断线风筝、脱缰野马,必然横冲直撞、不受节制,终究只会把自由消耗殆尽、挥霍一空、最终失去自由。所以说,“自律的,才是自由的”。这听上去有些矛盾,却是最现实、最真切的道理。

正如《逍遥游》结尾所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我们或许达不到“至人”、“神人”、“圣人”那样的境界,但只要坚持自律,我们也能挣脱对金钱权位的贪欲,我们也能抵制对功名利禄的诱惑,我们也能在精神世界遨游无穷,因此,自律方能真自由!(天门市纪委监委 罗志勇 夏大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