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敬学廉洁奉公“给人民当长工”

发布时间:2015-10-21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察厅 阅读次数:

  周敬学,河南浚县人,1949年11月随军来恩施工作,任恩施行政公署专员。

  建国之初,民生凋敝,百业待兴。周敬学为恩施新生政权的建立和巩固,恢复经济,造福民生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被恩施人民赞为“人民的公仆”、“廉政的楷模”。

  周敬学经常在机关干部大会说:“要把自己的钱装在一个口袋里,把公家的钱装在另一个口袋里,公私分明,不要乱扯。贪污犯罪往往就是从小处开始的。”1951年7月,地方上出现了一些铺张浪费的苗头,周敬学立即指示各县:“必须节省开支,克服一切铺张浪费,如请客、送礼、送笔记本等不必要的开支,坚决停止!”

  周敬学亲笔信

  不光是说,周敬学自己更是以身作则。他经常身穿的是打了补丁的旧军装;1间旧房子,几把旧椅子,1张旧桌、1张小床,既是办公室也是会客室。1951年,专署建了1栋新房,他让秘书搬进去办公,留几间作招待室,自己仍然留存旧房里。不管走到哪里,他一律不许别人给他搞特殊招待。当时,专区办有培训干部的革命干部学校,每次到学校讲课,中午他都要步行几里赶回专署食堂吃饭,饭后再赶过去。他做笔记、起草文件,多是从银行要来废账本用反面。他很喜欢看京剧,每次都是自己掏钱买票,从不看“白戏”。

  一次,他的家人来信,说要来看他。他回信说:“我在外是给人民当长工,绝不是做官,一月所得连吃带穿165斤米包干,绝不能养家。”在给堂弟的信中,他说:“你们劝父亲,我已一生许给人民……救济家属费,要用在农业生产上,不要用在吃好东西上。人民政府救济老干部家属,也是一两次,决不能再三再四。”“希望三弟把田种好,多打粮食,多交公粮。父亲活着能有粗粮吃,死了有个杂木棺材即可,绝不要过于浪费人民的财产。”

  1959年12月,周敬学因积劳成疾病倒,高烧不退,住进专区医院。一些部门负责人不时到医院看他,他说:“你们不要这样常来看我……要在家多照顾工作。”有一次,他在昏迷中突然坐起来,喊:“我好了,我要回去,有好多工作要做。”一个深夜,护士轻轻地给他盖被子,他迷迷糊糊地问:“老百姓都盖上被子了吗?”

  周敬学预感到自己不行了,就对照料他的同志说:“我住院的医疗费恐多了,要是超过了制度,就把我的手表卖掉付药费……我恐怕不行了,我死了不要让国家多花钱,我有一套没有穿过的呢子衣服,把它卖了,买白布把我裹起来就行了……”

  12月21日晚,当地委、专署负责同志到病床前看他时,他断断续续地说:“恩施这地方……很好,我死了……就埋在这五峰山吧。你们不要把我送回去,多花路费……不好!……”当晚,周敬学病逝,年仅39岁。

  当组织上派人清理周敬学的遗物时,仅有旧木箱一口,里面也仅有他画满圈圈点点的“干部必读”12本,一套国家发的粗呢子制服,再就是一些打补丁用的零碎布头。

  (本期内容由恩施州纪委、恩施州档案局提供)

  往期回顾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与红安的渊源

  把纪律挺在到基层调研前面:胡耀邦、胡锦涛、乔石恩施下乡吃饭坚持交生活费

  把纪律挺在吃喝招待前面:周恩来、贺龙在应城午餐“四菜一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