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监督执纪一线】事前“扯袖子”胜过事后“打板子”

“吴主任,感谢你们在关键时刻拉了我一把,后来我还在市局廉政教育大会上主动‘现身说纪’……”几天前,我在金山店镇开展工作时偶遇该镇财经所副所长郭某,他迎上来嗓门敞亮地对我说。

事情源于去年8月我们收到的一条举报线索,反映金山店镇财经所副所长郭某违规操办酒席。收到线索后,组长石森林带着我进行了调查,证实其中确有蹊跷。于是组长带着我赶在酒宴开始之前的当天中午找到郭某。

“我已经向纪检组报备了,你们还来找我谈什么?”当晚酒宴就要开始,忽见半路杀出两个多管闲事的黑脸“包公”,郭某的情绪非常激动。

“你申请报备的是16桌,但据调查了解,你们同湾邻里和亲戚总共大概只有12桌,多出4桌宴席,你准备请谁?”石组长一脸严肃。

郭某对此依然不服气,认为纪检监察机关不可能查到自己有多少亲戚朋友。

“我们已经作了前期调查,走访了你的老家和你的单位……”

“这……”郭某突然变了脸色。

“找你谈话,是组织对你的关怀,是严管更是厚爱……”组长给郭某讲解了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接着又列举了近年来大冶市多起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典型案例。

“本来没打算宴请同事,但觉得拗不过人情世故,经不住旁人的撺掇就一一打了电话。”在组长的耐心教育下,郭某终于低下了头。

我长出一口气,看来前期我们做的调查工作并没有白费。

“感谢组织的提醒,我马上打电话,取消4桌宴席,并向组织作出深刻的检讨。”卸下心理包袱的郭某随后声音变得铿锵有力。

等签完谈话笔录,郭某离开,事情告一段落,但我内心有一个疑惑,于是向组长求解。

“我们晚上去饭店抓现行不是更好吗?”

“问责不是执纪监督的目的,派驻纪检监察组有‘贴身’监督的优势,像‘显微镜’、‘探照灯’一样。我们要把这个优势发挥出来,坚持抓早抓小、惩前毖后,争取最大限度地教育和挽救大多数干部。”石组长语重心长地说道。

想到组长的语重心长和后来郭某的敞亮嗓门,我对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有了更深的感悟。治疾病于腠理,遏腐败于萌芽,这是对干部最好的监督,更是对干部最大的负责。(大冶市纪委监委派驻市财政局纪检监察组 吴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