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以忱回乡建立黄陂第一个中共党支部 同事几十年不知其孙为烈士之后

发布时间:2017-07-07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阅读次数:

1925年12月下旬,蔡以忱(二排左一)与董必武(二排左三)等的合影    据《人民政协报》

蔡以忱留给后代的铜剑    记者胡九思 摄

蔡以忱的后人在向记者讲述先烈故事    记者胡九思 摄

要为百姓着想,不要找组织的麻烦。

——蔡以忱

武汉市黄陂区蔡家榨街白家嘴自然村,是黄陂东部的一个偏僻村落,首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蔡以忱就出生在这里。6月9日,蔡以忱的孙子蔡亚生和记者一起,驱车来到他的祖辈生活过的地方。

白家嘴村的部分房屋,如今还保留着旧时土墙黑瓦的模样,走过一条狭窄的小巷,蔡亚生指着一间只剩下一面墙的旧民居说:“我的祖父蔡以忱就是在这间屋子出生的,他读小学就离开了这里。”

投身革命后仅回家两次

蔡以忱又名一尘,学名滨,1896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父亲蔡宏熩做帮工,母亲王氏一生务农。兄弟6人中,他排行老三。

蔡氏家族以清廉著称,蔡氏第八代孙蔡完是明代监察御史,嘉靖帝朱厚熜曾钦赐匾额“清官第一”。读书传家的蔡宏熩夫妇,在勤俭持家的同时,十分注意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蔡以忱从小就有了报效国家的远大理想。

蔡亚生说:“祖父的大哥蔡极忱参加过辛亥革命,这对祖父走上革命道路影响很大。”

1920年8月,董必武、陈潭秋等人筹建武汉共产党早期组织,通过举办读书会、编辑进步书刊等,传播马克思主义。在董必武、陈潭秋等人引导下,蔡以忱参与编辑中共武汉地方党组织机关刊物《武汉星期评论》。1923年至1924年间,经董必武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以个人身份加入中国国民党,其间,受党组织委派,回家乡帮助建立了黄陂第一个中共党支部。

蔡亚生儿时在家乡听老人讲蔡以忱的传奇,心中充满了敬仰之情,“祖父膝下有两个孩子,他和祖母吴金梅带着长子蔡惠安(我的大伯)在武昌住了几年,但祖父一心扑在革命事业上,经常东奔西走,没有时间照顾他们。我父亲蔡光海是他的次子,刚满周岁就不得不寄养在乡下堂叔父家”。小光海几岁的时候,蔡以忱曾回家探望,但不久就匆匆告辞。

八七会议后,时任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的毛泽东被派到湖南领导秋收起义,与时任中共中央委员的罗章龙商量物色几个懂军事的同志到湖南做组织发动工作,罗就推荐了蔡以忱。蔡欣然接受了这一重任,到湖南后任中共安源市委书记,积极筹备秋收起义。他组织的安源工人队伍被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他任党代表。秋收起义时,蔡以忱与团长率领的第二团参加了起义。

“祖父32岁就牺牲了,他投身革命后仅回家两次。”蔡亚生说。

生活再困难也不向组织找麻烦

蔡亚生说:“祖父在武汉从事革命工作时,祖母曾带着我的大伯蔡惠安为他送信、做掩护,后来因工作需要,祖母带着大伯回到黄陂。”

蔡以忱曾在地方党组织担任重要职务,中共五大上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后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共湖北省委委员兼农民部长。他也是国共两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创始人与执行委员等。

“我听母亲讲,当年村里一些乡邻对祖母说,以忱当了这么大的官,你怎么不找他要一些东西?但祖父在祖母回乡前跟她讲,‘你带着孩子,哪怕生活再困难,也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能找他们的麻烦’。”

根据组织要求,蔡以忱没有向家人透露共产党员的秘密身份。蔡亚生说的“他们”,是指吴金梅认识的董必武、陈潭秋等人,她只知道这些人是丈夫的同事,新中国成立后,她才知道他们和丈夫都是共产党员。

“祖母当年也确实很困难,母亲曾告诉我,祖母是想去找董必武,但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去。祖父牺牲后直到新中国成立,她和孩子的生活全靠亲戚们接济、照顾”,蔡亚生说。

新中国成立后,蔡以忱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因当时国家干部的薪金是按级别定量供应粮食,故对烈属的优抚,也是以供应粮食的方式抚恤。由蔡惠安保存的烈属证上记载,自1950年12月16日起,当地人民政府每年给吴金梅及子女发放1200斤粮食。

吴金梅回乡后始终没有离开故土,一直在家种地,直到1970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