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白昊主动交接数万元工会经费 传承精神后人每年清明诵家训

发布时间:2017-07-07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许白昊

1899—1928

湖北应城人。早年就读于武昌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1921年底,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领导工作。随后赴莫斯科,出席次年1月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1922年7月,作为湖北代表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共二大。1924年领导发动了汉口人力车夫、英美烟厂工人等5万人大罢工。1926年5月赴广州出席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10月湖北省总工会成立,任秘书长。1927年4月至5月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中央工人运动委员会委员。大革命失败后任中共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兼总工会组织部部长。1928年2月16日因叛徒告密被捕。6月6日在上海英勇就义。

许白昊侄孙许振斌向记者展示家中珍藏的唯一一张许白昊旧照 

许白昊侄孙许振斌(右)和其母亲

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

——许白昊

6月6日是许白昊烈士牺牲纪念日。

5日上午,大雨倾盆,许白昊侄孙、56岁的应城市国税局副局长许振斌带记者来到应城市郊的国光村杨家湾。

在一栋竹林环绕的农家楼房内,许振斌指着堂屋相框里的一张老照片说:“这就是我大爹许白昊,这是他做学生时的照片,也是家里留下的唯一一张他的照片。”照片里,许白昊身着长衫,面庞英俊。

把两个弟弟接到武汉参加革命

1899年,许白昊出生在应城国光村杨家湾。他出生的老屋保留到20年前,直到许振斌的兄弟姊妹在原址建了现在这栋楼房。

1917年,许白昊离开杨家湾到武昌的湖北甲种工业学校求学,后来参加革命,组织工人运动,担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直至1928年在上海被捕牺牲,许白昊再也没有回过他出生的老屋。

“当时家里人知道大爹参加了革命,但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大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曾祖父,曾两次坐船沿汉江到汉口,其中一次见到大爹,在他那住过一个星期。许家人所有关于大爹的印象,都来自曾祖父许步赢后来的讲述。”

许振斌说,许家当年有几亩田,曾祖父许步赢还会些手艺活,也曾带读私塾辍学的许白昊做过挑夫。

许白昊弟兄三人,他是老大。北伐军进入武汉后,许白昊把二弟许华明、三弟许克明接到武汉参加革命。许华明在一所学校读书;许克明参加国民革命军,成为营级军官后曾回过一次应城老家。许白昊牺牲后,家人没有了许华明、许克明的消息,此后几十年杳无音信。

许白昊的二弟许华明是许振斌的爷爷。许振斌的父亲、母亲新中国成立后参加土改,做了几十年村干部。许振斌的父亲2013年去世。

回家乡闹革命,数过家门而不入

记者在杨家湾见到了许振斌的母亲田桂凤老人。84岁的田桂凤老人精神爽朗,吐字清楚。她说:“我土改时嫁到了许家,老爹爹(许步赢)1956年过世,过世前他跟我们讲过大伯许白昊的事。”

田桂凤对当年许步赢讲的许白昊扮挑水工,秘密联络工人骨干的事记得最清楚。她说,那时工友们家里都没有自来水,大伯从汉江里挑水,要上80多个台阶上岸,再走街串户叫卖,一天要挑5—8担水。“那活苦啊!”

老人说,许步赢在汉口许白昊住处看到过孩子。许白昊跟父亲许步赢讲,他们很快要北上,让父亲早点回应城去。许步赢问孩子怎么办,许白昊回答,他们有办法,不用为他担心。许白昊让许步赢回去后,湾里人要问起他,就说一概不知,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他做的事会大白于天下。

1922年秋天,许白昊结识了汉口英美烟厂女工秦怡君,并介绍她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军进入武汉后,两人结婚,生得一子。许白昊1928年在上海被捕后,秦怡君辗转之中,孩子失踪了。

田桂凤老人说,当年许白昊曾秘密回应城矿区几次,都是晚上来晚上走,没有回过一次家,来了就下到矿井里发动工人。老人还提到一件事,那就是许步赢在汉口那一个星期,许白昊曾说资金困难,让父亲帮忙。老爹回应城后,卖掉一亩多田,还卖了一些家具和柴火,为许白昊筹钱。

“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成家训

1925年冬,许白昊在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市党部常务委员和监察委员。1926年10月,湖北省总工会成立,许白昊被选举为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他参加并领导了收回英租界的斗争。

1927年中共五大上,许白昊被选举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

正在写作许白昊传记的湖北省社科院曾成贵研究员告诉记者,1927年“七一五”汪精卫集团“分共”后,党派许白昊到上海工作,临行前,他把自己掌管的7万多元工会经费,连同详细账单,一起交给了接任者。

1928年2月,许白昊参加江苏省委在上海召开的工作会议,由于叛徒告密,敌人包围会场,他和陈乔年、郑覆他一同被捕。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许白昊英勇不屈,痛斥敌人。当年6月6日,许白昊壮烈牺牲。

在应城市国税局的一个楼层,许振斌带记者参观了廉政文化长廊,其中一个宣传栏专门介绍许白昊的事迹,上面印了许白昊一句原话,“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

许振斌说,这句话来自许白昊写给应城家里的一封家书,这封家书装在一个苏联长牛皮信封里,它躲过了国民党、日本人的历次搜查。家书原件在上世纪70年代遗失。

许振斌说,许白昊他们那一代人,对党忠诚,做人做事规规矩矩。

许白昊的精神潜移默化影响着后人。“许家到我这一代弟兄4个,3人经党培养成为国家干部,都牢记大爹许白昊的革命精神,工作上廉洁奉公,生活上节俭朴素。大爹许白昊家书里那句话,如今成为许家的家训,每年清明节,我们兄弟姐妹几家以及孩子们,都要到许家祖坟前,齐读家训”,许振斌说。